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麻雀人物——记苏三省

关于苏三省,小男说得很准:你注定是个失败者。
尹正小哥哥的评价更毒:野狗。

先放一放性格上的缺陷,苏三省身上不是没有优点。他不像毕忠良和李默群那两个老滑头,表面笑嘻嘻,底下mmp。一边想干出点实绩,一边还习惯性地互相算计,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相安无事。可苏三省一来就不一样了,他虽是恭恭敬敬的态度,却用疯子一般的效率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恕我直言,在座的各位都是……

他有着敏锐的嗅觉和不顾一切的胆识,好像给行动处甚至整个特工总部吹入了一股清新之风,要把这股腐朽的官僚之气洗刷一新。如果不是老滑头们慢慢发现这人根本不受控制,时不时挖个坑让他跳,他可能还一门心思拼了命地往上爬,而不是如今这样还要瞻前顾后一下。


野狗这词用得准确。

苏三省在我心里一直就是初登舞台时,拒绝了雨伞,自己走入大雨中被淋得透透的却毫不在意的少年。

他不在乎自己,更加不在乎别人。他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所以孑然一身,孤注一掷。似乎他就是一把没有刀鞘的利刃,全部意义就在于破坏。

和狗抢肉吃?被蠢货压在头上?没什么大不了的,他的字典告诉他,地主也好,军统上海区区长也好,只要自己足够强大,就能让他们消失,让他们反跪在他脚下看他的脸色。

他觉得他就是条野狗,独来独往,无牵无挂。自己想要的,自己去抢。没有人可怜你,你也不屑别人可怜你。


可是身为一条野狗,他却有了想保护的东西。
多么可笑。

他的野性,他一直以来的处世哲学,让他根本不能控制自己,在他所以为重要的东西和自身之间,比较,权衡,抉择,舍弃。而且毫无疑问,他最终会选择他自己。

他很爱小男。但如果他真的爱小男,又怎么会在她暴露之后,一心只想撇清自己而对她百般折磨?
他也很爱他的姐姐。但如果他真的爱他的姐姐,又怎么会仅仅为了出人头地,去做一个她最唾弃最痛恨的汉奸?

他想和小男在一起,所以他失败了。
他想做个有出息的弟弟让姐姐过上好日子,所以他失败了。

他不明白真正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只知道只要一直往上爬,就什么都能如他所愿了。

所以他一路爬,一路丢。所以他爱得卑微。所以他注定失败。


他一直是那个在雨里不知所措的少年。



可以说唐山海和他刚好是人性的两面了。

唐山海很透彻地死去了,留下了依旧拧巴的苏三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