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7/7/2018 我不是药神

也许社会最好的样子,就是不再有什么英雄。


想说法律所维护的正义和人心里的正义,好像有很多不尽相同或者根本不同的时候。然而我们不可能因为是多数人的意愿就随意更改法律,否则秩序将荡然无存。

这些意愿中,有一些会最终被证明揭示出当时的法律或其他方面的局限,并最终得到实现。也许无奈,也许不平,但不可否认,这其中所需的或长或短的时间,是不可消除的。

也正是因为秩序与民意之间的矛盾一时不可调和,才会有我们的悲剧英雄。他一方面是矛盾的揭露者,一方面又是秩序的殉道者。

他不因出于善念而该被无罪释放。

虽然如此,但是他让规定“合理”的秩序看见,为了最基本的活下去的权利人们都承担了怎样“不合理”的后果。让我们知道,我们该做的不是一次又一次不顾法律法外开恩地放过这些舍己为人人心所向的英雄走私犯,而是从根本上改善、帮助、保障,让活下去不必铤而走险。他不是榜样,而是契机,是希望。

不是为了更多人学习他成为英雄,而是为了让这世界,可以不再有这样的英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