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6/21/2018

毫无悬念地入了镇魂坑,对这两只之间这么美好的社会主义兄弟情毫无抵抗力ww


不过想讨论一下的是小单元主人公们的故事。昨天的故事里,百年前与世隔绝的部族中发生了奴隶武装推翻贵族统治的暴动。他们成功了,于是领导他们的一个叫桑赞的年轻人当上了新的组长,建立起了一个没有高低贵贱、人人有权发声的新制度。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当上了主人的人们随即叫嚣着要杀死并无过错的前任贵族族长的女儿格兰。而看着自己心爱之人死于自己亲手建立的所谓人人皆有权参与决策的制度而无能为力的桑赞后来又杀了那些长老复仇。

显而易见所谓新制度实在是名存实亡,又或者这样理想中的新制度其实从开始就不曾存在过。人人平等,很难想象在这样一个也许从未深思过这类问题的一个小部族里,能真正获得成功。想起一本书上有一句话大致是说,很多人之所以说向往平等,他们所憎恶的并不是特权本身,而是自己没有特权。这个部族的人,恐怕就是这样。雅典人要苏格拉底死,他们要格兰死,或许也只有一个人有一天无辜地成了那个千夫所指之人,才会回想起自己以前混在人群里一起起哄时的嘴脸。

只可惜当时就算能想起并不是多数人支持就是正义,也并没有能力去实现更好的选择。


民主的局限令人感慨,而关于当事人的处理,我却是感到疑惑。

最终实现了复仇的桑赞,被封印了百年后,为救爱人魂飞魄散,黑老哥救回了他让他得以和爱人厮守。

今天的故事里,又有一个为了找哥哥而被坏人利用的小姑娘,黑老哥当着众人的面铁面无私地带着她回去接受审判,可是私下却还是放了她让她和哥哥团聚。

想起最近看的关于刑法格言的书,我觉得其实我并不太能接受这样称之为皆大欢喜的结果。

黑老哥说,芸芸众生,谁不可怜。

正是当时我所想的。可惜黑老哥只是说说。

昨天看的时候就觉得,桑赞并不能让我同情。这个人的思想并没有进步到哪里去,因为他解决问题的办法依然只有暴力。不说他暴力推翻压迫奴隶的旧制度,只说他当着爱人的面能毫不犹豫地杀死她的父亲,我就没法对他有什么好感。他在不合理的制度杀死了格兰之后,没有想着完善制度避免更多悲剧,而只想着复仇,可见他并不适合当个领袖。他还是一个满怀仇恨与不平的人,没有什么改变。

我不知道他在被封印的百年里都会想些什么。也许怀念,也许后悔,也许依旧带着仇恨。可说什么等了一百年,一个失忆,一个以为对方死了,唯独等了一百年是不太有说服力的吧。不过,失忆的也许会做梦,清醒的也许会相信圣器的奇迹,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只是还是觉得略别扭,没有想表现出的那般感人。

而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你究竟,何德何能。世上有那么多失败的革命者,也有那么多生离死别的有情人,甚至更加无辜无奈,更加悲惨悲壮,更加令人惋惜嗟叹。可是好人会死,坏人会死,救了全世界的人也会死,而你,只是因为碰巧手握一个传说之物,在审判者面前就与他人不同?如何你就能逆了这不可逆变化继续与爱人长厢厮守?

即使不用功过去评价一个生命的价值,如此成人之美,我只觉得我等芸芸众生,连生死都不再平等。

而找哥哥的小姑娘,我就当她还没有完全行为能力。不过黑老哥当着众人面说的真是我的心里话。从客观来看,她造成的伤害绝对比镜子里的姑娘大多了。可是她没被带走而镜子姑娘被带走了。可见黑老哥内心也许还是比较从主观看待事情?因为她不是故意而镜子姑娘是有心伤人。不过我觉得至少无辜被她伤害的人,也该相应地有所补偿。


前面几个单元无奈得让我惋惜而这两个单元幸福得让我觉得不公平,感觉价值观世界观不像是同一个故事了,心里比较微妙。


坐等下周,期待主线,主角两只是真的好吃ww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