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麻雀人物——记唐山海

CUT看了很多遍了,一本正经的二周目也终于看到了最后,他说的对,大概只要一句就够了:

人随时都可以选择,
也随时都在选择。


选择了自己活下去的时候,有人会因此死去,只是你选择视而不见。
选择了帮一个人的时候,就是亲手把另一个人推下火坑,只是你选择不去想它。

没有那么多别无选择,没有那么多无可奈何,
也不必后悔,不必苛责。

只是你若选择了,就无需对别人“意外”的牺牲表现出那么的惊愕,仿佛此时才受到了良心或是情感的拷问。


你早想到的。


兵荒马乱,你可以选择苟且偷生。

可是身处绝境,你还是可以选择一支玫瑰。


唐山海,就是我心里的那支玫瑰。设身处地,我做不到苏三省的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做不到陈深的没心没肺忍辱负重,只希望可以温柔如他,坚守如他,这支玫瑰拔不去,也永远不必拔去。


没能亲手送给你的话,也不用为我难过。怎么会是毫无用处的呢,它早已是我心里生根发芽的信仰。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