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5/17/2018

所以我讨厌讲话,
因为你不想伤人,奈何别人什么都没想。
所以我讨厌和藏在面具后的人讲话,
因为你还是不想伤人,奈何别人已经开始以伤你为乐了。

难道从没觉得,一开始用除了伤人别无其他作用的语言的时候,自己就十分面目可憎了吗。
回骂不会使我开心,忍气吞声也不会使我开心,
只能斟酌语气,调整措辞,试图推己及人,
如果我能改变一个人,也许我会开心。
但这基本不会发生。在他看来,你在出招,所以他要反击,仅此而已。怎么可能被什么一招半式唬得竟变了性子呢,说笑了。

所以我讨厌讲话,
也许没有开始,就没有如此尴尬境地。
因为这根本不公平,
被包容的人,不曾受过伤,心安理得,毫无所觉。


我还是很不透彻,

也许和亲密的人相处一天积累的好心情,

还是很容易就因为不认识的一个人的一句话而动摇。


我还是很不透彻,

还是会固执地觉得,

很多事,一旦须付诸语言才能传达,也就没有传达的必要了。


只因为心里那一点疙瘩,就不甘失落,徒费口舌,把最后一点幻想都撕破了,不过是更看清楚了你我丑态而已。


这不是我的使命,也不是我的选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