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八百万种死法

“如果我带着醉意出生,或许我能够忘记所有的哀伤。”

然而,哀伤不会害死我,酒精却会。

“我有个很棒的发现,那就是人活着,不是非觉得好过不可。谁规定我又快乐的义务?以前我老以为如果我觉得紧张或者焦虑或者不快乐,我就非得想个法子解决不可。但我觉得这不是事实。负面的感觉害不死我。酒精可能害死我。但我的感觉不会。”

我们不是没有想过一了百了,但或许过于害怕,或许过于固执,又或许只是绝望得还没有那么彻底。又或许,我们感到紧张焦虑的时候,心底的那个角落其实隐隐会有一丝高兴也说不定。我的确活着,真实地活着。

我看那些单元剧的时候一直向往贯穿其中的主人公,因为他们仿佛从来不用真正地焦虑。仿佛世上他人生老病死,我虽不是上帝俯视他们的生命,却能走过他们的世界,体验他们的情感,而自己能够不被任何改变。

可是柯南有那群黑衣人,秦明也有那颗后槽牙。你可以似乎不沾片云地飘然走过八百万个故事,可你并不是没有你的主线故事。你的故事也不过是也许会写在别人某天清晨阅读的报纸的边角栏里的那八百万分之一,也许甚至不会。

也许它们也不是为了告诉你你的渺小,而只是想告诉你,别人的故事对于你,也不是毫无意义。

看秦明的时候看到有评论说,为什么他一定要有一个凄惨的身世,把他写成身世普通的法医或是侦探不是更有普遍性吗。我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才华出众却背负深仇大恨一看就是主人公设定的人呢?更多的人二者得一,更多的人平平凡凡庸庸碌碌。我们可以想象,如果秦明没有父母的仇,没有人拔掉那些后槽牙,他的故事其实不止二十集而是一直继续下去,我们也许只会想,嗯这个法医有点厉害,但也或多或少会觉得,秦明之所以是秦明,并没有太多的意义。

但也许你又会说,怎么会没有意义呢?秦明有他的正义要守护,柯南也有他的正义要守护,又有多少没有名字的人为了崇高的理想在默默地付出着,怎么会是没有意义的呢?

我觉得你说的也很有道理。那么如果,我没有什么崇高的理想,我只是个酗酒的私家侦探,找出凶手只是因为拿了钱受了别人的委托呢?又如果,我连探案这样能接触到别人故事里最浓墨重彩的部分的工作也没有,只是一个迎接来往客人,最多听听他们不痛不痒发发牢骚的餐厅老板呢?又如果,我的工作甚至遇不到什么别人,是个每天过得都像同一天的办公室职员、流水线作业者、清洁工呢?

你会觉得,生命比你想象的更没有意义。“如果我能将自己的饮酒量控制在一天两杯,那就证明我没必要把自己的饮酒量限制在两杯。”规则毫无意义。“我的生命是块浮冰,碎裂在海上,不同的碎片朝不同的方向漂去,永远没有复合的希望——不管我是否在办这案子。一切都没有意义,没有目的,而且没有希望。”既然我选择不打车而是走进这家酒吧点一杯姜汁汽水是没有意义的,那自然而然,我戒不戒酒,办不办这案子,聚会上说不说话,你是不是妓女,关不关心我,又或是死不死都是没有意义的。

我叫马修,我无话可说。

可是这一次你说,我的名字叫马修,我是酒鬼。

虽然你边说边他妈的哭了,可是也许你开始相信,这他妈的酒鬼,也许和这他妈无聊的戒酒聚会一样,也许有一点他妈的意义吧。


戒酒十一天啦,
了不起。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