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麻雀人物——记柳美娜

以为自己是要攒着眼泪等虐糖堆的,结果美娜死的时候莫名没忍住。

你说美娜,呆在一个各怀鬼胎的特务机构,整天都在想些什么?和小姐妹讨论这本杂志上到底哪个造型好看,和裁缝店老板抱怨新进了布料没有和她打声招呼,像一只骄傲的孔雀一样每天看心情决定要不要接受男同事的邀约。到处暗流涌动,她却能没心没肺地活成个普通上海小女人。

这么个看似无害实则心思细腻,为自己精打细算明哲保身的聪明女人,上一秒还是那个生日party上所有人争相邀请共舞的女王,巧笑嫣然,自信地向众人炫耀着自己的美丽,下一秒就抛下一切,背井离乡,然后不为人知地死去。


我们可能用十年、二十年一点一点地构筑起我们安全的堡垒,稳稳地铺好未来的路。然后一夜之间,我们就枪杀自己叛出生天。


对柳美娜来说,爱情或许就是那个诱惑她通敌叛变的人。谁能想到呢?今天之前,她自己也决不会想到。放弃过惯了的小日子,抛弃多少年如履薄冰积累的一切,当机立断只身犯险盗取情报。她甚至对什么国家大义民族存续嗤之以鼻,只知道这是为了她心爱的男人。谁能想到呢?有一天她竟然能变得如此勇敢。


有时候不禁会觉得,这只蝴蝶不是偶然出现在我们的生命里,诱惑我们舍弃一切去追求那点虚幻;而是我们全部的生命就是为了遇见它,爱上它,然后发现自己积攒到今天的财富地位,聪明才智,乃至品质人格对它而言都是无用。

如同着魔一般,抛下身后,也抛下自己,用尽一切力气追逐它,然后成为它翼下一缕轻风。


也许,本该如此。

也许,我们都既害怕着,又盼望着。





p.s.一边看一边写,写到这里我们糖堆已经开始疯狂立flag了。我的天别这么快啊,感觉下一波泪腺崩坏已经在路上了。

再p.s.我们陈队长是真的老奸巨猾。一边合作一边却能永远主导着这种合作,你看后来老毕他们的思考回路已经完全基于唐山海是卧底了,陈深每次还能为老毕出谋划策借老毕对唐的怀疑提升一下自己的信任,实在是玩得6啊。我觉得能玩得这么好,至少是真的有点没心没肺。卧底的天赋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