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未

聒噪地矜持,安静地分裂。

99% = 0

我面前的这个人
不是来听我说话的
你早就想好了结论
你只是来享受它被证明的一瞬间的欢呼声的

于是你带着不容置疑的冷峻神情
底下是快要掩饰不住的胜利者的姿态
即使我说的与你想要的不同
你也不骄不躁不愠不怒
“差不多该说真话了吧”
还是走到了这个死胡同?
那就再来一遍
你语气温柔,不但同情我的遭遇,而且理解我的痛苦
“所以你就杀了他”
看,你又问了一遍

你没有从我这里听进去一个字
这递进的惋惜之情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我说了实话
就算多么巧合多么不合常理
你若不能反证我
一、emmmm你坚信的结论是错的
二、不然就是你能力不足无法证明
注定要从羞辱和更大的羞辱中二选一的人
此刻毫无所觉依旧气定神闲地俯视着我
仿佛我才是那个要大难临头的人

什么?我真的要大难临头了?
那这个世界怕是也要大难临头了
因为这正义且秩序的表面下
不过是力量的炫耀

再说一遍
我不需要证明我无罪
而是你需要证明我有罪
证明不了有麻烦的该是你
哪儿来的神tm优越感

评论

热度(1)